龚照玙

编辑:离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9 21:52:5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龚照玙(1840~1901) 字鲁卿。7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富户。1871年投效北洋制造局当差,由监生捐纳同知、知府、道员。1890年经李鸿章推荐,总办旅顺船坞工程,并会办旅顺船坞营务处。但在中日甲午战争金旅之战他闻知金州失守后,就以粮饷不足、津旅电讯中断为由,乘海军广济轮逃往烟台。清廷于1895年1月22日将龚照玙捉拿交刑部审讯,并以“统兵将帅失守要港罪”判处其死刑。后来,龚照玙以白银贿赂当局,死刑没有执行。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龚照玙被开释出狱。1901年,龚照玙病死。
本    名
龚照玙
字    号
字鲁卿
出生时间
1840
去世时间
1901

龚照玙主要事件

编辑

龚照玙总办旅顺船坞工程、会办北洋沿海水陆营务处

李鸿章亲临旅顺进行勘察,督建旅顺船坞,但到1888年当“致远”、“靖远”、“经远”等订购的巡洋舰均已开到中国,而船坞尚未完工。1890年9月旅顺船坞竣工,设施有:修船石坞一座,坞外停泊军舰的石澳,四周条石砌岸,修船辅助工厂九座,大库五座,铁路轨线2700米,起重机架五座,从龙引泉至大坞引自来水。在建船坞的同时,又于1880年首筑黄金山炮台,1886年在旅顺西海岸修筑了威远炮台等保护船坞的岸炮群,1889年以后,修筑椅子山、案子山等三座陆路炮台,在椅子山东南修筑了松树山,二龙山等九座陆路炮台,配备大炮一百门左右。
船坞和岸、陆炮台的建成,使旅顺口成为一个完备的海军基地,为北洋水师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也使旅顺口成为中国近代最好的海军基地和举世注目的战略要塞。
在这危难之际,龚照玙经李鸿章推荐,总办旅顺船坞工程,并会办北洋沿海水陆营务处(引自原词条基本信息)。担当了这重要的职位。对建全完善旅顺船坞工程,并会办北洋沿海水陆营务处做出了不少贡献。

龚照玙旅顺口沦陷非龚照玙一人之过

1894年11月日,旅顺口被日本占领,究其原因除当时清王朝极其腐败外,尚有如下可归纳的教训:
一、对可能发生的侵略战争缺乏预见。
二、准备不足,是战争失败的认识原因。
三、军事实力上的差距。
四、放弃和丧失制海权是战争失败的战略原因。
五、于关键战役指挥失误。

龚照玙有关具体事件

金旅之战也开始于10月24日,至11月22日旅顺口陷落,这是甲午战争期间中日双方的关键一战。其间邓世昌丁汝昌,包括旅顺船坞工程总办龚照玙在内,都在这场保卫战中做出的应有的贡献。
当时李鸿章调北洋海防差用的丁汝昌,见当时事机紧迫,几次与李鸿章电文往来。”(注:《丁提督来电》(光绪二十年六月二十日亥刻),《李鸿章全集》,电稿,第2册,第804页。),并于同日写给旅顺水陆营务处道员龚照玙的信中抱怨说:“海军进止,帅(李鸿章)意日一变迁,殊令在下莫计所从也。昨者之电,意在令昌亲带大队赴牙;今日之电,复又迳庭。只有将应需所未备逐事通筹至足,以待调遣之明命耳”(注:《丁汝昌海军函稿·致龚鲁卿》(光绪二十年六月二十一日),《北洋海军资料汇编》,上册,第528页。)。
丁汝昌率诸舰到达大连湾。日本海军在大同江外海面投入战斗军舰则有12艘,包括其全都精华,即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等八艘五千马力以上的主力舰和巡洋舰。中午开战后,北洋舰队重创日本比叡、赤城、西京丸诸舰,但北洋舰队中致远舰亦受重创(管带邓世昌)。
从1895年1月17日,清军先后四次发动收复海城之战,皆被日军击退。2月28日,日军高歌猛进,从海城分路进攻,3月4日攻占牛庄,7日不战而取营口,9日又攻陷田庄台。仅十天时间,清朝百余营六万多大军便从辽河东岸全线溃退。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海战,不支而退固无可厚非义,究其主要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对形势的失算,而海军暴露出的胆怯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其结果是失去了一次北洋海军可能以多打少的机会,以致首战失利。不久旅顺沦陷。
心须指出:如果说驻守旅顺的清军将领都是怯懦贪生之徒,那也很不客观。比如正定镇总兵徐邦道——在金州保卫战中我们已经见识过他的抗敌决心和指挥才能——在11月15日就率本部人马到旅顺北部10公里处的土城子设伏,打退了日军的搜索部队。只是因为金州之战,他的部队行帐遗失,粮草缺乏,“其步卒非回旅顺不能得一饱”,只好放弃阵地,退回旅顺。
而在威海卫之战中、丁汝昌指挥北洋舰队抗击日军围攻,但未得到上级命令,无奈港内待援,致北洋海军陷入绝境。弹尽粮绝后又无援军来援的希望,他坚决拒绝了伊东祐亨的劝降和瑞乃尔等的逼降,最后服毒自尽以谢国人。

龚照玙对龚照玙后经历的各种说法

编辑

龚照玙说法之一

1894年10月24日,日本第二军由庄河花园口登陆,11月6日侵占金州。在这紧急关头,龚照玙身为旅顺船坞工程兼北洋海军水陆营务处会办,本应负起统帅诸将、激励将士、保卫旅顺的重责,但他闻知金州失守后,就以粮饷不足、津旅电讯中断为由,乘海军广济轮逃往烟台。山东巡抚李秉衡以“临阵脱逃罪”把他扣压起来,并拟就地正法。他苦苦哀求,表示愿回旅顺出战,李才放了他。
龚照玙没有回到旅顺,而是直奔天津去见李鸿章。因他在经营旅顺港坞工程中,曾给李鸿章不少好处,意欲求得李鸿章的宽容。但李一见到他,便怒气冲冲,把他臭骂一顿,命令他“当夜赶回旅顺,若敢擅离旅顺一步,定斩不饶!”龚照玙只得爬上广济轮折回旅顺

龚照玙说法之二

龚照玙指挥打仗、作战、训练皆是外行,加之他畏敌先逃,造成旅顺军民慌恐,未战先乱。他于11月11日回到旅顺时,营务处的官员早已携妻带子、卷金银财宝逃光。张光前黄仕林姜桂题程允和卫汝成赵怀业徐邦道等诸将都知他升迁之道,无力担当统帅旅顺诸将之任,遂由总兵张光前出面召集诸将,希望能推选出一个主帅来。最后诸将推选资格最老的姜桂题出来承担此任。姜桂题目不识丁,才资平庸,结果仍是无力改变诸军坐视观望、推诿被动的局面。11月21日,日军对旅顺发起总攻。姜桂题的出山,使龚照玙深知旅顺必失。他怕当俘虏,便顾不得中堂“定斩不饶”的训斥,扮成商人模样,会同卫汝成及几个僚属,心急火燎地潜由小平岛,乘舟顶浪漂行4天逃到烟台。到烟台海面后,因怕李秉衡再次捉拿,没敢上岸,托人向前任刘含芳借了一件皮袍,转乘永顺轮逃往天津。

龚照玙开释出狱,脱身南归

清廷于1895年1月22日将龚照玙捉拿交刑部审讯,并以“统兵将帅失守要港罪”判处其死刑。后来,龚照玙以白银贿赂当局,死刑没有执行。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龚照玙被开释出狱。后“复大加运动,脱身南归”。1900年7月2日(六月六日),他过60大寿时,预定宴客3日以庆祝。邑人张陆,素与他有隙,在宴客第一日时,忽肃衣冠入,彬彬有礼地说:“六哥今日乐矣,容弟一言呼?”龚照玙说:“请见教,实愿闻之。”张陆说:“弟近看新书数本,始知国民乃国家之主体。弟亦国民也,则中国土地之存亡应负一份之责。请问六哥,前年将弟旅顺送与何处去也,今日能见还乎?”龚照玙听后大窘,狂呼逐客。

龚照玙与他有隙之人之作

次日晨,又有人在他门前张贴一副对联,上联:称六太爷,上六旬寿,欣占六月六日良辰,六数适相逢,曾听得张陆先生,大踏步闯进门来,口叫六哥还旅顺;下联:坐三年监,陪三次斩,赚得三代三品封典,三生愿已足,最可怜达三(盛军统领卫汝贵字达三)故友,小钱头不如咱洒(指卫汝贵用钱之术不如龚照玙,故被杀头),冤沉三字赴黄泉。龚见联愤甚,大索数日,不得其人,恨恨而已。

龚照玙盖棺尚未定论

编辑
在中国封建社会时期有一习惯,即成则为王,败则为寇
前已叙及,旅顺口沦陷非龚照玙一人之过也。
旅顺保卫战中,北洋海军陷入绝境,而丁汝昌坚决拒绝了伊东祐亨的劝降和瑞乃尔等的逼降,最后服毒自尽以谢国人(详见丁汝昌_百度百科)。
徐邦道在11月15日就率本部人马到旅顺北部10公里处的土城子设伏,打退了日军的搜索部队。只是因为金州之战,他的部队行帐遗失,粮草缺乏,“其步卒非回旅顺不能得一饱”,只好放弃阵地,退回旅顺。旅顺口失陷后,徐邦道也被褫职,甲午战争结束次年。明年(一八九六年),病殁。仞诏复原官。(详见徐邦道_百度百科)
11月21日,日军对旅顺发起总攻。朝朝廷竟命目不识丁,才资平庸的姜桂题挂帅,使龚照玙深知旅顺必失。他怕当俘虏,或许还为了活命以图东山再起,或贪生怕死之故吧(这些无法考证),便擅离旅顺,先烟台,后到天津。清廷于1895年1月22日将龚照玙捉拿交刑部审讯,并以“统兵将帅失守要港罪”拟判死刑。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龚照玙被开释出狱。后“复大加运动,脱身南归”。
对龚照玙的评价尚需要更多确凿的史料和证据才能做出公正、合理的评定。上述“各种说法”未见到确凿的史实,多为传说或小说之类上面的叙述,只能供参考。
1902年,龚照玙病死。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历史人物 军事事件 人物 中国